usdt无需实名(www.caibao.it):驳《大河报》盛先生论:唐诗里洛阳的“曝光度”真的比长安高吗?

USDT第三方支付API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原题目:驳《大河报》盛先生论:唐诗里洛阳的“曝光度”真的比长安高吗?

泉源: 贞观

作者:肉上师 | 贞观作者

不久前,河南《大河报》刊登了一位盛先生的文章说:

《唐宫夜宴》及河南省春节晚会的“出圈”再次引发了洛阳与西安之间的争论。众声喧嚣之中,有位网友说“唐诗中的洛阳比长安多”,但只此一句,无相关数据。

于是,盛先生“随手在《全唐诗》数据库里检索了一番”,效果有了惊人发现——

“长安”泛起了463次,“西京”泛起了60次,“上都”泛起了48次,“西都”泛起了8次,“镐京”泛起了8次,“丰镐”泛起了4次。这些关键词一样平常是指现在的“西安”,计591次。
“洛阳”泛起了301次,“东都”泛起了91次,“洛城”泛起了83次,“东京”泛起了35次,“东洛”泛起了40次,“神都”泛起了8次,“京洛”泛起了63次,“洛京”泛起了6次,“洛都”泛起了7次,“洛邑”泛起了9次,“雒阳”泛起了6次,“洛州”泛起了4次,“洛中”泛起了66次,“洛下”泛起了62次。这些关键词一样平常都是指“洛阳”,计781次。

于是盛先生得出结论:总的来说,在《全唐诗》中的曝光度,确实是洛阳高于西安。

■ 该文刊于《大河报》2月19日第12版

我们庆幸盛先生没有对宋词发生兴趣。若不然,他“随手”检索一番,难免要发现宋词里扬州竟然有这样高的“曝光率”,而宋人又总是频仍地对新郎官的洞房花烛夜举行“曝光”了。

——“扬州慢”固然纷歧定是在写扬州,“贺新郎”也并不是在祝贺新郎官。我们都知道这是词牌名。这本来是一点基础的可怜的文学知识。然而这知识之基础,却反衬出简朴用一两个所谓“关键词”来举行“数据库”检索,这样的论证怕是要闹笑话的。

更何况,盛先生所检索的那一点可怜的数据,貌似也很有些问题。我们使用郑州大学的全唐诗数据库举行数据抓取,会发现泛起长安的唐诗共694条,泛起洛阳的诗共456条。

就算计入两座都会在历史上的差别称谓,好比将西京、镐京、西都、丰镐等地名纳入指向长安来统计,将洛州、洛城、神都、洛京等盛先生总结的历史地名纳入指向洛阳来统计,指向长安的唐诗仍然是远远多于洛阳的:指向长安的唐诗共有950条,指向洛阳的唐诗共有763条。

,

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这其中,诗文中较多泛起长安的诗人,白居易以49条居首,厥后依次是李白(32条)、杜甫(26条)、岑参(22条)、孟郊(18条);诗文中较多泛起洛阳的诗人,最多依然是白居易(29条),厥后依次是李白(18条)、刘禹锡(16条)、宋之问(8条)。

以上,是用盛先生的方式,证实的盛先生的结论是错的。

然而,盛先生不仅结论是错的,连方式自己也是错的——甚至错的还要更离谱些。

且随便举一例罢。

“五陵年少金市东,银鞍白马度东风。落花踏尽游那边,笑人胡姬酒肆中”,这是李白的诗,近乎众人皆知,诗句里虽然没有提到长安城的名字,但人们固然知道李白并不是在虚无缥缈的乌托邦游荡,不管是“五陵年少”,照样“胡姬酒肆”,人们都晓得这是长安城里的典故,而这诗句明明了白写的正是长安盛景。

再好比说罢,李白有一首众人皆知的绝句:“南登杜陵上,北望五陵间。秋水明夕阳,流光灭远山”。南登杜陵或乐游原,北望五陵原又或者昭陵,是长安的诗人们最常见的远足流动,这种精神上的北望也是诗人们家国情怀之所系。好比杜牧写“乐游原上望昭陵”,又好比李商隐写“向晚意不适,驱车登古原。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”这些都是状写长安的诗句,然而根据盛先生偏狭于几个地名的统计方式,这些自然都是要被略去的。

不管是五陵年少、胡姬酒肆,照样杜陵、乐游原,唐诗里这样的都会典故数不胜数,用以指代都会意象,甚至还要多过于直白提到“长安”或者“洛阳”。好比说,提到“南山”(唐诗里南山往往指终南山或者说秦岭)的唐诗有389条,提到“曲江”的唐诗有163条,仅这两个典故,数目都要超过盛先生所统计的“洛阳”唐诗了。

前面说的是李白的诗,杜甫的诗也很容易举出例子,好比说杜甫的七律压卷之作《秋兴八首》,八首诗里,先后写到的“孤舟一系故园心”、“每依北斗望京华”、“五陵衣马自轻肥”、“祖国平居有所思”、“蓬莱宫阙对南山”、“瞿塘峡口曲江头”、“花萼夹城通御气”、“芙蓉小苑入边愁”、“秦中自古帝王州”、“昆明池水汉时功”、“武帝旌旗在眼中”、“紫阁峰阴入渼陂”,这些典故全然是在状写长安、回忆长安,却并未曾提到“长安”二字。

倘若这不是盛先生的错,倒应该是杜甫的错了——把这些诗改写作“孤舟一系长放心”、“每依北斗望长安”、“长安平居有所思”之类,岂不是更简朴明了,更让盛先生“随手检索”起来省心?

我总以为,在文史领域“随手检索”得出什么结论,并不是什么好的习惯。就如鲁迅在《题未定草(七)》里所说,“倘要论文,更好是顾及全篇,而且顾及作者的全人,以及他所处的社会状态,这才较为确凿。要不然,是很容易近乎说梦的。”

我的态度也与鲁迅先生类同——我也并非否决盛先生说梦,我只主张听者心里明了所听的是说梦。

作者头像
admin创始人

上一篇:usdt充值(www.caibao.it):国务院教督办:防止义务教育西席平均工资不低于当地公务员问题频频
下一篇:usdt无需实名买卖(www.caibao.it):《Valheim:英灵神殿》地精怎么打比较好?打法技巧分享

发表评论